明楼回到政府办公厅的时候已经是15分钟以后的事了,马不停蹄的进到房间,发现汪曼春还没有清醒,但内心去没有放松多少。
他只是在对面的窗口靠窗帘的遮挡打中阿诚的左肩,准星里阿诚肩上迸出的鲜血就像炸在自己眼前。他不知道这一枪后阿诚是否成功将南田洋子骗过,诱骗她去梧桐路明台的枪下。他必须抓紧时间撤离,留给他的时间很少,若是汪曼春在期间醒来或被任何一个人撞见,不光自己和阿诚都会被怀疑,阿诚受得罪也白受了。
沙发上的女人皱了皱眉头,适应光线的缓慢睁开眼睛,抬起眼皮看到了一脸焦急的明楼。
“师哥?”
“你终于醒了,”曼春伸过来较弱的右手,明楼颤抖着握住,紧紧攥着,“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师哥,我没事了,让你担心了……”
曼春满满的感动,他的师哥真的是太在意他了。
“明先生,”门被轻轻打开,侧身闪进屋里,“对不起先生,汪处长的药我买回来了,对不起,我回来晚了。”阿诚杵在门口,不敢走近。他怕,他怕身上的血腥味引起别人的注意。他怕,明楼精心安排的计划被自己这一下不仔细毁于一旦,他不要明楼受一点不安定的因素,他要明台好好的。
可明楼似是不满意阿诚的道歉,狠狠的训斥了他一番,并说养阿诚这么多年,自己的事还不如汪处长上心,养他干什么。汪曼春心里倒是满意不少,可阿诚脸色好像更白了几度。
高木暂时接替南田洋子的工作,掌管特高课,想着自己终于能得到这个岗位而欣喜。特把受到威胁的明楼请到办公室,送了一套茶具给他,明楼表示感谢,高木示意让手下递给阿诚。人站在右侧,怕肩膀用力便一直用右手拎着公文包,此时为了不让日本人怀疑,明诚只好抬起右手接过沉重的茶具,只觉得肩膀像过电一样疼,眼前一黑,好在是站定了。
“先找个诊所看看吧……”明楼坐在车后排,盯着一只手开车的阿诚,“伤的怎么样?”
“不必,在车上已经做了包扎,止了血,不碍事。”想想又加了句:“敢让大哥这时候坐我开的车,就说明没事。”

评论 ( 4 )
热度 ( 15 )
  1. 我不是RMB长久以来的苦痛 转载了此图片
    1

© 长久以来的苦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