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诉说(短)

吾爱,勿念

玛丽阿姨yo:

“我”不小心找到了已故爷爷的日记本 解开了尘封多年的秘密


一个关于在爱情面前是自私的小故事 写的不太完整请见谅


配合BGM食用更佳


BGM:Don't  You Remember -Adele


1


就在我们一家准备睡觉的时候放在茶几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平时这个电话是没多少人打的,除了奶奶。


父亲走过去接起电话,等他挂电话的时我发现了他眼里有泪水。


这个电话真的是奶奶打来的,不过不是她本人,而是她的邻居。


第二天一早我们一家就收拾好了东西赶往机场,机票昨天半夜父亲就订好了,今早八点飞往巴黎的航班。


秋天的巴黎看到的最多的颜色就是黄色,因为梧桐树都开始变黄落叶了。


我拉着行李箱跟在父母身后,已记不清多少年没有来过巴黎了,但依稀记得的是离开的时候梧桐叶还没有变黄。


奶奶的房子距离巴黎大学很近,记得她曾经说过这是爷爷找的房子,她很喜欢。


整理好行李后发现父母已经不在家里了,我闲的无聊打算到阁楼去看看,二楼与阁楼之间有一个小楼梯连接着,我慢慢的爬了上去。


一进到阁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棕色的大箱子,我走近一看发现没有上锁,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慢慢的打开了它。


2


放在箱子里的东西很少,一个笔记本和一个相框。


我拿起相框,背面有一行字,


“1943年照于上海”


翻过来只看见照片上面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他嘴角微微扬起,穿着合身的西服头发也梳的整整齐齐的。


盯了一会发现自己并不眼熟这人后便把它放下,然后拿起了那个有些厚重的笔记本。


一翻开就看见写在扉页上的两个字,


“明楼”


这是我爷爷的笔记本,我皱了皱眉有些犹豫是否要翻阅下去。


好奇心使我选择了继续看下去。


日记开始的日期是在1948年,


“1948.10.5


阿诚路过花店时买了两包种子,他说他希望这些花可以在我们的房子周围长满。”


“1948.10.10


阿诚生病了,深夜十一点跑出去买药,幸好还有一家药店开门。”


“1948.11.12


今天惹阿诚生气了。”


“1948.11.13


阿诚原谅我了,还给我做了一顿很美味的晚餐。”


“1948.11.14


今天走在路上,突然刮起了风,阿诚穿的很少我把他拥在怀中他牵着我的手,希望时间可以就此停止。”


“1948.11.16


今天学校加班,回到家已经午夜一点刚开门就发现阿诚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餐桌上还摆着食物,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家的感觉。”


“1948.11.20


阿诚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纸袋,他有些开心的把纸袋里的东西拿出来,是一件大衣,穿上以后很合身,打算这个冬天都穿着。”


“1948.11.30


最近头疼越来越厉害了,在办公室里突然晕倒了,请了一个假就到医院检查了一下,应该没什么大碍所以就先不告诉阿诚。”


“1948.12.02


检查结果出来了,脑子里有一个肿瘤,谢绝了医生要求手术的请求,简单的开了点药就回家去了,应该只是一个良性肿瘤。”


“1948.12.10


忙了好久终于有时间写点东西了,阿诚给我织了条围巾和他送的外套很配,他的画也终于有人买了,生活开始走入正轨。”


到了十二月十日以后的日记就没有了,我有些疑惑的往后翻着,大概空了好几十页,就在我打算放下本子时突然又看到了字迹。


3


这次的日记是从1952年开始记录的,


“1952.5.02


已经与杨小姐定下了婚期,就在今年十月,阿诚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了,每日每夜去敲门他都不理,头疼也越来越厉害。”


“1952.5.10


阿诚告诉我他打算搬出去,我没有阻止因为是我做的决定,是我先伤了他。”


“1952.5.13


我去了他的新居,一个很温暖的新居,只不过只有他一个人。”


“1952.5.15


杨小姐今天约我出去了,就在她与我拥抱的时候我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阿诚,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很心痛。”


“1952.10.15


今天结婚了,没有请太多宾客,阿诚也来了他带着一个美丽的法国女孩,他笑着告诉我下个月他也要结婚了。”


“1952.11.15


他结婚了,和我仅仅相差一个月,我带着妻子参加了他的婚礼,他的妻子穿着婚纱很美丽。”


日记到这里又停住了,正当我准备继续翻阅时听见了母亲在楼下叫我,我把日记本放回原处然后关上了箱子急匆匆的从阁楼上跑下去。


晚饭吃的很简单,父亲交代了一下后天葬礼的事情后就去了书房,母亲和我收拾着碗筷,她询问我刚才去了什么地方我说“去楼上看了一会书”她点头然后抱着碗筷走进了厨房。


洗漱完毕后我站在楼梯拐角处听见关灯的声音以后猫着腰慢慢的走到了阁楼的入口处,从睡衣口袋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电筒,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


这本日记,真是让我的好奇心澎湃。


4


从箱子里把日记本给拿了出来抱在怀里,把箱子轻轻关上以后又小心翼翼的走回楼下,关上了电筒踩着微亮的月光回到了房间。


当台灯打开的瞬间,光撒满了不大的房间。


坐在地毯上裹着毛毯,继续往后翻着。


“1953.4.02


儿子出生了,阿诚种的花开满了,给他取名明满,希望他一生光明圆满。”


“1953.4.15


阿诚打电话过来说他的妻子怀孕了,他让我明天带着妻儿去他家喝茶,我答应了。”


“1953.4.16


妻带着自己做的点心还有花园里的花,我推着婴儿车。两人步行了半个小时到了阿诚的家,在书房里谈事的时候他突然一头扎进我怀里嘴里喃喃道“大哥我想你。”虽不忍推开,但为了两人的家庭我还是把他推开了。”


“1954.2.02


他的孩子出生了,我没有问他叫什么名字。”


到这里日记又停了,我有些急促的往后翻着我知道爷爷一定还没有把他的故事说完。


“1996.3.10


住院了,他们都没有告诉我我还能活多久,孙女一直陪在我身边,我知道她是长大了。”


“1996.3.15


头越来越痛,每天晚上拿笔都快没力气了,吃的药剂量越来越大。”


“1996.3.16


阿诚没有来看我,因为我从未告诉他我生病了。”


“1996.12.03


我想给阿诚一个解释,但是我不能,我想让他恨我所以选择了结婚,我希望有一个人可以待在他身旁我知道这个人一定不会是我所以我选择了伤害他,他现在很幸福我也就放心了,解释的话等某一天在地下相遇了一定会告诉他,我也要对我的妻说一声对不起,因为在爱情面前谁都是自私的,所以我利用了她的爱情。”


“1996.12.10


头好痛。”


“1996.12.12


不行了,要说再见了吧。”


一直翻到最后一页,我的泪水慢慢的流了下来,在爷爷生前他一直很乐观的在医院积极的接受治疗,我们没有谁知道他的想法,我很后悔我也很自责。


我看着最后一页纸上面有很多泪印,我把它慢慢撕下来起身去背包里拿出了一直收藏着的信封我不确定是否能把它交给爷爷想给的人但我觉得不论怎样都应该试试。


5


葬礼那一天来了很多人,大多都是奶奶生前的学生还有同事,有老有少。


我穿着母亲准备好的黑色裙子站在奶奶的灵位前接待宾客。


就在我盯着大门发愣的时候一个看起来和父母差不多大小的阿姨推着一个坐在轮椅的老人走了进来。


父亲看见后有些激动的走了过去。


“二叔,您...您来了。”


二叔?我有些疑惑的盯着他,他微笑着冲父亲点头,父亲转过头来对我说道,


“快过来叫二爷爷。”


我快步走过去对着坐在轮椅上的二爷爷鞠了一个躬然后喊了一声“二爷爷。”


他拉过我的手温柔的说道,


“长大了,也漂亮了,你爷爷能看见该多好。”


我看见他眼里有泪水。


在神父做祷告的时候我凑到妈妈耳边问道,


“二爷爷也姓明?”


妈妈点头然后说道,


“他叫明诚。”


明诚...明诚...阿诚...


我好像找到了爷爷念了一辈子的人。


6


我在客厅找到了二爷爷,他坐在沙发上盯着摆在茶几上的爷爷的照片发愣,我捏了捏手里的信封慢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二爷爷。”


我喊了他一声然后把信封递到他面前,他楞了楞然后抬起手来接过信封。


他慢慢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纸。


他哭了,在我面前哭了,我有些慌张的把手帕递给了他,他紧紧的捏着那张纸生怕它会消失。


他离开的时候对我说了声“谢谢”


我微笑点头。



纸上写了什么?


就一句话。


“吾爱,勿念。


                          楼”

评论
热度 ( 92 )
  1. 长久以来的苦痛玛丽阿姨yo 转载了此文字
    吾爱,勿念

© 长久以来的苦痛 | Powered by LOFTER